容祖儿摸匀胸腹肌:实到似石春 关智斌邀轩仔压轴合唱 观众叫咀

容祖儿摸匀胸腹肌:实到似石春 关智斌邀轩仔压轴合唱 观众叫咀容祖儿摸匀胸腹肌:实到似石春 关智斌邀轩仔压轴合唱 观众叫咀关智斌献唱张国荣的《大热》时扯烂背心,赤裸上身骚肌,全场尖叫。(摄影:锺伟茵)容祖儿摸匀胸腹肌:实到似石春 关智斌邀轩仔压轴合唱 观众叫咀容祖儿闭着眼伸手摸关智斌的胸肌及腹肌,笑说:「好实呀!好似石春咁!」(摄影:锺伟茵)容祖儿摸匀胸腹肌:实到似石春 关智斌邀轩仔压轴合唱 观众叫咀张敬轩(右)担任压轴嘉宾,搭着关智斌膊头合唱《笑忘书》时双双眼湿湿,继而紧紧拥抱(圆图),场面感人。(摄影:锺伟茵)容祖儿摸匀胸腹肌:实到似石春 关智斌邀轩仔压轴合唱 观众叫咀Twins阿Sa(左)与阿娇(右)跟关智斌(中)合唱《明爱暗恋补习社》。(摄影:锺伟茵)容祖儿摸匀胸腹肌:实到似石春 关智斌邀轩仔压轴合唱 观众叫咀古巨基(右)担任演唱会嘉宾,又为Kenny(左)设计性感「赏月装」。(摄影:锺伟茵)容祖儿摸匀胸腹肌:实到似石春 关智斌邀轩仔压轴合唱 观众叫咀关智斌唱到尾声时,终忍不住流下男儿泪。(摄影:锺伟茵)容祖儿摸匀胸腹肌:实到似石春 关智斌邀轩仔压轴合唱 观众叫咀容祖儿摸匀胸腹肌:实到似石春 关智斌邀轩仔压轴合唱 观众叫咀容祖儿摸匀胸腹肌:实到似石春 关智斌邀轩仔压轴合唱 观众叫咀容祖儿摸匀胸腹肌:实到似石春 关智斌邀轩仔压轴合唱 观众叫咀容祖儿摸匀胸腹肌:实到似石春 关智斌邀轩仔压轴合唱 观众叫咀容祖儿摸匀胸腹肌:实到似石春 关智斌邀轩仔压轴合唱 观众叫咀容祖儿摸匀胸腹肌:实到似石春 关智斌邀轩仔压轴合唱 观众叫咀容祖儿摸匀胸腹肌:实到似石春 关智斌邀轩仔压轴合唱 观众叫咀

关智斌首个红馆骚《Kenny is Born关智斌演唱会》获张敬轩、容祖儿、Twins、古巨基等力撑担任嘉宾。关智斌前晚首场演出施展浑身解数,更除衫骚肌,容祖儿当众摸他的胸肌及腹肌,大讚实到似石春。古巨基为关智斌设计性感「赏月装」,关智斌自爆下身真空。蔡卓妍则笑关智斌:「你好直咩!」被粉丝期待的「相敬如斌」组合,张敬轩压轴出场,与关智斌合唱时双双眼湿湿。尾声时关智斌感触落泪,提到BOYZ拍档张致恒,重申没有嬲对方,他们曾是出生入死的好兄弟,还担心对方如何面对日后生活。

关智斌(Kenny)一连两场红馆演唱会前晚开锣,古巨基担任嘉宾打头阵出场,代替张致恒与Kenny合唱《La La世界》。基仔为Kenny设计前卫服饰,上衣得半截大骚腹肌,贴身裤两边穿窿。

古巨基设计性感「赏月装」

Kenny自爆下身真空。基仔笑言设计概念好简单,希望中秋节红馆都有得「赏月」。Kenny感激古巨基不收分文任嘉宾,知他没有拍档就来代替。基仔笑道:「网民提议我们叫『巨斌组合』、『童颜巨斌』,但感觉很鹹湿,我不适合和你组合,不如『相敬如斌』吧!你是不是很开心?你笑喎!」

阿Sa笑问Kenny:你好直咩?

Twins与容祖儿之后出场,分别大爆Kenny孤寒。Kenny与Twins合唱《明爱暗恋补习社》及《爱情当入樽》后,Twins数Kenny优点,当阿娇讚Kenny说话很直,蔡卓妍(阿Sa)即笑问Kenny:「你好直咩?」全场爆笑。Kenny称是指率直。

Kenny唱出连串快歌时与8名肌肉男舞蹈员劲歌热舞,不时自摸,献唱张国荣的《大热》更扯烂背心,赤裸上身骚肌,全场尖叫。随后容祖儿出场与他合唱《隆重登场》后,祖儿忍不住两度轻摸他的胸肌,又经Kenny同意下伸手摸腹肌,她说:「点解咁益我?好实呀!好似石春咁,不过肚脐污糟咗,无人帮你捽咩?」Kenny称知道容祖儿脚伤,特别安排赤裸男舞蹈员抬她出来。祖儿说好戥Kenny开心,比起将来他宣布结婚更开心。

与轩仔搭膊合唱 眼湿湿拥抱

Kenny安排张敬轩(轩仔)担任压轴嘉宾,轩仔以钢琴伴奏出场,观众见到最期待「相敬如斌」画面,疯狂尖叫。他们合唱《情陷百老汇》后,观众不停大叫咀嘴及结婚。两人有点尴尬,轩仔充耳不闻,又与Kenny拿绯闻开玩笑。他说:「欢迎大家来到『相敬如斌』演唱会,这个年代上网讲吓就有㗎啦!」轩仔投诉Kenny利市都无封。Kenny反问不是他安排吗?轩仔送上巨型果篮给Kenny,笑说:「有很多火龙果,好似我咁有益。」他们搭着膊头合唱《笑忘书》时双双眼湿湿,继而紧紧拥抱,场面感人。之后轩仔感触道出Kenny北上发展时面对的困难,「冬天拍到生冻疮,夏天要穿冬天衫拍,一场戏中暑4、5次,作为在他身边嗰个,我觉得他是玩命,和容祖儿一样,攞自己条命来较飞」。

无嬲张致恒「担心佢日后生活」

演唱会尾声,Kenny唱出《代表作》,他称这首歌是目前为止,自己最后一首广东歌,亦自知唱歌天分不足,但已尽全力。接着唱张敬轩为他作的《预言书》,他终忍不住流下男儿泪。唱出最后一首《大男孩》前,Kenny主动提到差点令他开不成红馆骚的拍档张致恒,「大家知道这个本来是BOYZ的演唱会,当时好多人问我有无嬲他,真心讲我是失望多一点。第二日他致电给我,向我很郑重道歉,当刻我已经无嬲。其实我反而很担心他,不知点面对日后生活。我不是求大家原谅他,亦未必适合由我讲值不值得到大家原谅他,但他始终是一个和我打拼很多年、出生入死的好兄弟,我们一齐住、一齐玩,当中的汗水、泪水只有我们两个才体会到」。

■更多娱乐猛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