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征坟地建骨灰塔 收集签名捍卫广西义山

反对征坟地建骨灰塔 收集签名捍卫广西义山

捍卫广西义山委员会将展开签名运动,反对雪隆广西会馆征用近20亩先人祖坟地及与私人集团签约,将义山地段租借给私人集团兴建骨灰塔。

以召集人韦亚华为首委员会成立了两天,目前已收集了80多个签名,而签名者都是反对广西会馆兴建骨灰塔的决策。

坟地尚有空间

韦亚华今早召开记者会指出,广西会馆的决定过于仓促,在召开特大次日就与私人公司签约,不仅没根据程序,也没有与涉及祖坟因此事被逼迁移的家属商讨。

此外,他认为,广西义山腹地很广,里面包括一些非法木屋及工厂,据知都是兴建在广西义山的地段上,若会馆能处理好,会馆就有足够的土地建新骨灰塔,而无需征用坟地。

“站在捍卫祖坟的立场,我呼吁雪隆广西儿女积极响应签名运动,保留我们的历史古迹。

“另外,乌鲁音及蒲种都有我们的同乡会,我希望这两个同乡会也能针对此事发表意见。”

涉及家属要保留祖坟

韦亚华指出,5月18日是全国广西大会,希望大会也能关注此事,而他也会向广西会馆要求看合约内容,之后才决定要如何采取进一步行动。

涉及祖坟土地被征用的家属今日也现身祖坟前,反对广西会馆的决策,坚决要保留祖坟。

家属们也不满广西会馆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就将祖坟围起,直到今年清明节,家属前去扫墓时才获义山附近的庙祝通知,并惊讶会馆的决策。

工厂罗里进入 会馆受促正视

捍卫广西义山委员会也不满雪隆广西会馆没处理好非法工厂的罗里在广西义山自由进出,据知于2011年时,义山百年牌坊遭罗里撞毁事件。

至今,罗里仍在义山内陆续进出,委员会要求会馆应重视此事,并尽快维修好该具有历史价值的牌坊。

邓宏智:会馆按章处理 四分三家属允迁坟

雪隆广西会馆基于义山土地不足,加上会馆财力有限,去年7月,由3人代表与私人集团签约,以租借义山地段给私人集团兴建总计5万个灵位的骨灰塔,租期为30年,私人集团每年将付给会馆70万令吉租金,30年后再交回给会馆管理。

骨灰塔工程预料最快或在今年5月获得批文,工程将分两期进行,耗资逾6000万令吉兴建,届时将有84个先人坟墓会受到影响,此举引起一些会员不满,因此发出反对的声音。

《》在致电邓宏智取得回应时,他指出,该会馆并非仓促做出兴建骨灰塔的决定,会馆已按照程序,将通知书及章程寄给会员,也就是说会员在开会之前就已经知道会议当天会探讨的事项。

“特大当天,我们有开放给会员讨论,最后表决时,没人反对。”

无论如何,他透露,会馆有亲自接洽涉及动用到祖坟的家属,当中已有四分之三的家属签署合约答应迁坟,会馆会协助这些家属,家属无需付费。

“至于那些反对迁坟的家属,只要他们是会馆会员,他们有权力召开特大。”

反对者有话说

会馆决定仓促–联广西会馆会员●叶九,63岁

我是广西会馆会员,去年的特大我有出席,我是反对会馆做出如此仓促的决定,也没有直接对家属沟通。

我的父亲就安葬在这,因此,我反对迁坟。

没接获通知信–退休人士●梁美容,73岁

我刚从澳洲游玩回来,突然知道祖坟要被发展成骨灰塔,我当然不愿意。

据说广西会馆6年前就已有此决策,但是我们都没有接获通知,直到今年来扫坟时,才收到会馆派出的通知信。

我的母亲1950年就安葬在这里到现在,我坚决反对迁坟。

无需搬动祖坟–广西义山前会长孙子●苏江德,65岁

我的祖父是广西义山前会长,他和我祖母都安葬在这里,而我祖母的坟地刚好涉及到要兴建骨灰塔的地段。

我是在今年扫墓时,发现祖坟被围起,在庙祝的通知下,才知道这里要兴建骨灰塔的。

我之前从未在报章上看到这消息,因此不满会馆没有通知。

其实广西义山里面还有很多土地,我认为事情只要处理好,就无需动用到我们的祖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