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投票:习近平忘了离场反其道而行之

人大投票:习近平忘了离场反其道而行之

19日中共人大会议上,投票结束后,习近平忘了离场,丁薛祥提醒后,习才心领神会,起身离场。时事评论员胡平表示,习近平一切都反其道而行之,从两方面强化最高领导人的权力。历史学者章立凡表示,去除国家主席任期限制,可能会引发上行下效的问题。文昭表示,习近平小圈子内外的鸿沟已然形成。

3月19日,中共十三届人大一次会议举行第七次全体会议。通过了中共国务院副总理、国务委员及各部部长等名单。韩正、孙春兰、胡春华、刘鹤,4人获选中共国务院副总理。

在工作人员统计过票数后,大家都望向习近平的方向,看看是否需要离席,习近平似乎也没有这个意思。在主席台上指挥大局的中办主任丁薛祥此时向习近平的方向轻轻招了一下手,习近平才心领神会,起身离场,而其他人按照排序离开。

时事评论员文昭19日表示,李克强被削弱,刘鹤作为副总理的地位反而显得突出;王岐山作为副主席高调复出;杨晓渡作为中纪委副书记执掌监察委,赵乐际作用虚化;再加上杨洁篪疑似在中美谈判团队里角色突变。

比较明显习近平已经搭建起了一个以他的亲信组成的,围绕他的决策小圈子。而其他非嫡系的高层人物,不管是总理李克强、还是中纪委书记赵乐际、还是其他谁,都被弱化、虚化,小圈子内外的鸿沟已然形成。

时事评论人士胡平3月20日接受自由亚洲专访时表示,十九大上王岐山之所以没有留任常委,就是因为“七上八下”的不成文规定。

至于说王岐山没有出掌国家监察委员会,原因之一是,国监委是与人大、政协、国务院、最高法、最高检并列的机构,一把手理当在党内有高级职位,而王岐山从常委退下后就不再有党内高级职位,所以不可能出掌国监委。

只有国家副主席这个职位,既无年龄限制又无须党内高位,所以让王岐山当副主席从体制上说更合理。

章立凡:“皇帝”无任限,上行下效成问题

历史学者章立凡3月20日在美国之音访谈节目中说,,皇帝无任限,大臣有任限。皇帝存在的好处是权力中心基本稳定。君主立宪在英国很稳定,内阁却不断更迭。中国的问题很奇怪,如果採用君主制的话,就乾脆直截了当长期执政,让权力一直延续,也可能是稳定的开始。

现在看中国的情况,有永远需要执政的共产党,这是宪法的规定;而主席和副手的任期被推翻。这使人想起金家王朝,从党天下变成家天下的过程。事实上,前苏联解体后,原来的一些中亚加盟国,就是上海经济合作组织的一些成员国,变成一个领导人及其团队长期把持政权,国土据为己有,就是变相君主制。

中国问题不在于什幺名义,而是名不副实,自相矛盾。限制总理、委员长等其他职务的任期,而只有两人除外。这会不会被推广到地方?如果将来地方一些主要官员也以类似理由拒绝离任的话,体制就会乱。这给中共製造了很多麻烦。这样的行为肯定会引发上行下效,会成为一个问题。

胡平:主席任期最该限,习反其道而行之

胡平3月20日在美国之音访谈节目中说,修宪恰恰不限制主席和副主席的任期,其他人都得到期退休。这很讽刺。中共82宪法确定的限制任期,就是针对当年毛的无任期限制所造成的灾难,本来就是直接沖着一把手来的,因为其他职务有没有任期限制倒是无所谓。现在的情况是一切都反其道而行之,本该限制的放开了,无需限制的被继续限死。这从两方面强化最高领导人的权力。

一是最高领导人没有任期限制,因此权势比从前更大了。

二是其他人被限制,就是被限制由于长期身居高位而扩大权势和人脉派系的实力,这又使得最高领导人权势更为强大。这对应该被限制的个人独裁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这些我们应该清楚地意识到。

章立凡:习王重立规矩,别人不服不行

章立凡说,习王与党领导一切的统治规则之间的关係要处理很容易。所谓讲规矩,主要看谁立的规矩。现在正是中共重新立规矩的时候,原来的规矩会发生变化。

过去强调党领导一切,现在会强调领袖领导一切;过去的集体领导,按照古希腊模式,是寡头政治,就是少数人领导;这也随时可以演变为独裁者领导。习王体制与党领导一切,有些规矩会改变。

如果有人不服从的话,周永康和孙政才的下场就是教训,所以,无所谓理顺。王与常委的关係,以现在的特殊身份和地位,应该可以处理到得心应手,其他人恐怕只能被动服从。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